酷派在深圳低调发布了M755英寸1080P显示屏搭载骁

更新时间:2019-11-20

  今天下午,日子并不好过的酷派在深圳低调发布了M7,这款打着“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旗号的新品采用5.5英寸1080P显示屏,搭载骁龙625处理器,4GB内存+64GB存储,前置1300万像素+后置1200万像素摄像头组合,售价2699元。

  尽管酷派没有进行大规模宣传,但M7一经发布还是在网上掀起了一股讨论热潮,吃瓜群众纷纷吐槽其2699元定价过高,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骁龙625处理器通常用于千元机,加上M7未配备主流双摄,定价2699元显然缺乏诚意。看来M7并未打算通过电商来走量,即便其想在电商有所作为,很有可能遭到用户冷遇,销售前景并不乐观。

  当然,我也理解M7为何定价如此之高,香港赛马会开奖记录,业绩巨亏、银行追债等危机倒逼酷派向利润看齐,因此摒弃赔本赚吆喝的高性价比路线势,转而学习OV低配高价模式。不过,酷派显然是操之过急,没有OV的命,却得了OV的病。要知道,OV投入大量时间、资金、人力才打造出完善的线下销售体系、塑造自身品牌价值。

  这是酷派所不具备的优势,OV深厚内功是酷派学不来的。其实,财务状况不佳的酷派根本没有充足本钱发力线下市场,据酷派CEO刘江峰透露,从风险考虑,酷派在中国市场投入有所减少,公开市场因资金压力收缩,全国促销员已从3000-4000人缩减到700-800人,并采取重点区域重点省份重点投入的策略。

  品牌投入方面,捉襟见肘的酷派连一场像样的大型发布会都开不起,明星代言更是无从说起,品牌形象塑造基本歇菜。酷派渠道不给力、品牌跟不上,M7在公开市场或将面临惨淡前景。有网友调侃道,“看到这个手机我看到了酷派打算最后再捞一波,转型房地产的诚意。”

  换个角度看,我认为酷派可以参考金立,后者不遗余力地学习OV模式,疯狂铺设线下渠道、砸重金重建品牌,去年投入10亿推广品牌,成为广告代言、综艺冠名的常客,但实际销量表现平平。学OV最积极的金立市场地位尚且如此,酷派处境之尴尬可想而知。

  除了迷之自信的定价,M7摄像头也是一大槽点。1年前发布的Cool 1加入双摄,成为业内为数不多的双摄手机,1年后双摄大行其道,已成为行业标配,M7竟然未配备双摄,逆潮流举动属于明显的退步。或许为了不被用户指责在双摄上落伍,M7后置摄像头“机智”地做成双摄模样,即摄像头+闪光灯。

  M7竟然在“双摄”上玩起障眼法,实在令人“佩服”!在我看来,M7不配备双摄并非技术不成熟,而是出于成本考量,以酷派现有体量,并不具备对索尼、三星等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双摄高成本是难以负荷之重。

  除了让人失望的M7,刘江峰发布会后有失水准的言辞更让人大跌眼镜。一是他对酷派与乐视关系的界定,“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两个公司经营理念不一样。虽然现在有困难,酷派还活着。”

  事实上,www.777406.com那些雅阁召回告诉我们的道理看到哪句刘江峰这一表态并不让人意外,早在今年3月,他曾说过类似的观点,“酷派和乐视是两个公司,不了解乐视的经营,乐视公司的资金情况对酷派没有什么影响。”在我看来,刘江峰极力撇清酷派与乐视的关系不厚道,给人留下势利的印象。

  众所周知,刘江峰是乐视掌门人贾跃亭钦点空降酷派的一把手,去年6月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后,他曾陪同贾跃亭到访酷派,并在Cool 1发布会上“转正”。试问,刘江峰与贾跃亭关系密切且时常将乐视术语“生态化反”挂在嘴边,酷派与乐视怎么会只局限于股权关系?

  明眼人都看得出,酷派抛弃360奔向乐视,并不断加码乐视,无非是想融入乐视手机子生态,从而借助“生态化反”的力量来完成转型。尽管双方并未在供应链上有效协同,但并不妨碍它们合力抢占市场。去年8月,贾跃亭曾放出2年内乐视+酷派卖出1亿台的豪言。试问,如果酷派、乐视只是股权关系,双方携手出击作何解释?

  我认为,刘江峰极力淡化酷派与乐视关系的真正原因是不愿被深陷危机的乐视拖累,其声称乐视资金困局对酷派影响不大完全是自欺欺人。去年11月,乐视爆发资金危机后,酷派受到牵连,股价一路下挫,最低时一度跌到了每股港币0.66元。当月,酷派发布盈利预警,称预计2016年度将录得约港币30亿元亏损。

  酷派倚重乐视走出困境的如意算盘不仅没有打响,反而被乐视往低谷中再推了一把,处境愈发尴尬。因此,刘江峰才不得不极力撇清酷派与乐视的关系,意在向外界传递酷派独立发展的信号,从而将乐视对酷派的影响降到最低。短短半年,刘江峰从“乐视+酷派冲击1亿销量”到“乐视、酷派是两家公司”,态度变化之快出乎外界意料,如此现实、果断,不知道将其引进门的贾跃亭作何感想。

  事实上,刘江峰将乐视、酷派关系定调为两家公司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刀实枪地做出改变:一是从2017年起,无论是刘江峰本人还是酷派官方,几乎不再提“生态化反”;二是酷派对乐视EUI系统不再感冒,另起炉灶打造自家JUI系统,并于5月起开始内测,M7成为首款搭载JUI系统的手机,未来酷派产品都将搭载JUI系统。

  不过,与乐视切割并未使酷派业绩好转,销量受损、估值下滑成为刘江峰挥之不去的阴影。数据显示,酷派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同比下滑约52%。更为尴尬的是,酷派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二是刘江峰认为与360合资是酷派最大败笔,不知道他在荣耀时期的老部下李开新听了会作何感想,后者是现任360手机总裁,从锤子跳槽到360手机时,曾第一时间征询过刘江峰的意见。

  “一个整体从其中一下切除六七百人的时候,如果平移还好,到完全不同性质的互联网企业,组织的撕裂、文化的差异,对军心的动摇是巨大的,而且酷派没落着好处,还留下一大堆库存要消化。”刘江峰解释道。

  表面上看,刘江峰讲得头头是道,传统制造业出身的酷派与诞生于互联网行业的360的确存在文化冲突和认知差异,但别忘了,乐视也是互联网公司,难道酷派与乐视融合就不存在上述情况?真是可笑。另外,酷派联姻乐视后经营并未有效改善,不得不大幅裁员、解约应届生来止损,同样使士气低落、军心不稳。

  不得不说,刘江峰用双重标准来评判酷派与360、乐视那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恋,不仅极不妥当,而且难免让人猜测其在刻意踩360一脚。毕竟,自身理亏的酷派是当年“3酷大战”的输家,尽管傍上乐视并未捞到多少好处,但碍于其大股东身份,刘江峰不敢贸然指责,只能炮轰如今已毫无瓜葛的360。

  在我看来,酷派从2013年底起开始谋划转型,3年半下来经历各种磕磕绊绊,一直未能转型成功,反而逐渐将自己推到悬崖边缘,回归初心之作M7的推出,并不能扭转其颓势。酷派当务之急是确保危机不影响自身生存大计,而不是挖空心思重回行业前10。

  不过,正如刘江峰所言,酷派还活着,我也相信手握100亿土地资源的酷派不会轻易死掉,国内手机市场玩不转可以发力海外。退一万步讲,即便酷派有朝一日宣布彻底退出手机市场,转型房地产公司也是不错的选择。

  酷派M7怎么样?酷派M7评测:酷派M7价格2699,是王者的回归还是最后的战役?

  小米max2手机怎么样?国产超大屏手机-配6.44英寸屏幕:搭载骁龙625,128G大存储

  黑莓新机keyone发布:低配高价-搭载骁龙625,4G+64G存储,敢卖3999元!敢卖3999元

  联想p2怎么样?骁龙625+5100mAh,降价低至1599元!还是怼不过小米Max2

  尽管情怀满满又如何 全键盘是黑莓新机唯一亮点,你会怀念它,但不会再重新

  基于MOSFET控制的大范围连续可调(0~45V) 的小功率稳压电源设计实